2009年5月14日 星期四

從「色.戒」回想「冰風暴」

我對於李安的電影有著極深的情感,他每一部有上映戲院的電影我都看過(他學生時代的作品當然是無緣得見),他那本「十年一覺電影夢」也一直是我的枕邊書,睡前沒事都會拿起來翻閱一下。

前幾天看了「色.戒」,其實進戲院之前就讓我感動了。上映後兩週的週一的晚上竟然也排了長長的隊伍在買票,也只能說感動了。

對我來說,看「色.戒」整個過程總有一種又與一位長輩朋友見面的感覺,看到這位老朋友一貫的細膩風格,也看到這位老朋友令人驚艷的成長,但總是有種說不出的親切與熟悉。看完離開戲院時,真的就像李安所說,大部份的觀眾都是頭低低的若有所思。

我並不會將李安視為偶像或是將他神化,事實上我自己對於理性與感性實在沒太多感覺,這種小女生的戀愛故事真的很難讓我融入,即使是艾瑪湯普遜這位大牌演員的精彩演技,都很難讓我非常喜歡這部電影;與魔鬼共騎讓我留下的印象真的太少,或許我該重新看一次。
但是冰風暴,對,就是冰風暴,卻是我看色.戒的過程裡不斷不斷回想到的電影。我想色.戒創下票房佳績,網路上也一片火熱的討論,關於色.戒我想說的也和網路上大部份的評論類似,而且或許還有許多人沒看過,透露劇情也不討人喜歡,實在不需要再多寫些什麼了。(只提一件:我最愛那把易先生打的麻將,兩張七筒,一吃一碰之間,各種心機與情感就這麼流竄,真是太高明的手法了。)

所以我想提一下冰風暴,這部距今十年前的電影。色.戒中引發我不斷回想到這部電影的,是那一層層的玻璃與鏡子,是那壓抑疏離的人際關係,是最後一幕易先生的影子映在床舖上,讓我想到瓊艾倫那隻會演戲的手。許多類似的手法,在完全不同的時空與故事中運用,卻只覺得游刃有餘甚至更加精湛,這是李安的成長與圓熟。

先說說冰風暴的卡司陣容吧,佛羅多小時候(伊利亞伍德/Elijah Wood)與蜘蛛人小時候(陶比麥奎爾/Tobey Maguire)都是在這部戲裡展露頭角,演技派演員凱文克萊/Kevin Kline、瓊艾倫/Joan Allen、雪歌妮薇佛/Sigourney Weaver。

佛羅多:講色戒怎麼會扯到我啊!!


蜘蛛人:看看我的身材,李安怎麼沒找我演色戒?
故事是在1973年十一月,尼克森正因水門案而下台,美國一個小鎮上,兩個中產階級家庭,不論是父母輩或是小孩,都正在各自經歷脫離道德束縛的過程,父母忙著偷情,或是參加換妻派對,小孩試著脫掉異性的衣服...隨著感恩節的來臨,問題逐漸浮出檯面,天空也開始烏雲密佈,一場冰風暴即將降臨,這些人們也將面臨人生中的冰風暴...

片中大量使用玻璃、鏡子,映出角色的另一個性格,也表現了人情、情親的冷冽與虛幻,還有許多掛在樹上的冰結晶,「用冰風暴的變幻來比喻家庭結構的破碎是我的想法,家就像冰一樣,看似堅固,實際脆弱。在冰風暴的那天晚上,這兩個家庭歷經分崩離析,次日清晨,大家都覺醒了,重新面對一切。」在書中李安如是說。我很喜歡這電影的冷冽氣氛與荒謬衝突,過去看的時候感受到的是青少年的矇懂與直接,現在再看一遍,又看到了屬於中年的尷尬與無奈。

拍攝鏡子玻璃絕對是攝影師很痛恨的場景,不過效果也真的非常豐富。戲中一幕是男主角與另一個家庭的女主人偷情,女人感到厭煩而跑掉了,男主角獨自一個人只穿條內褲在四面玻璃的客廳中閒晃,正面的玻璃反射出外面光禿禿的樹林與陰暗的天空,而光源又是從屋頂一個半圓形的透明玻璃天空照射下來,「呈現出一個失序感的景深,十分抽象。」李安說。而我自己也非常喜歡這個畫面,看似無聊的動作,其實一個畫面就透露了許多訊息。對應到色.戒中,易先生的家裡王佳芝暫住的客房也有面鏡子,最後一幕的鏡子與光影運用真是一絕,他們偷情的秘密公寓則是有面落地窗,雖無反射,但光是那扇半開不開的窗子都有些含意,還有在外國殖民地的咖啡廳、商店的玻璃也都很有戲。

冰風暴中另一個鏡頭是女主角的手關上門的畫面,這隻手真是戲感十足,把女主角對男主角的情感、無奈、甚至恨意都演出來了,對照後面男主角癱在地上涰泣的模糊身影,真的是很高明的手法。而在最後一幕易先生離開王佳芝的房間,只剩下一張空盪盪的床舖,而易先生的側臉影子映在那張被易先生弄得縐縐的床單上,易先生的痛苦與空虛就在那個畫面演出來了。

李安一直擅長這種意在言外,不直接表達的手法,他說:「電影最後的完成不在電影本身,而是在觀眾的心裡。」在他的電影中,角色沒講出來的話,絕對都是電影最想表達的意思;鏡頭沒拍到的東西,遠比畫面中的影像更吸引人,這也許就是他的電影一直如此吸引我的原因。我想在看完色.戒之後,回頭看看冰風暴,相信大家會看到更多我沒有講到的東西。

2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為了你這篇文章
我會重新看一次色‧戒
完全出忽我能理解的深意

匿名 提到...

thanks for sharing.